“苦活累活,我们来带个头!”(最美退役军人)

文章正文
2019-12-26 07:40

  服务队为孤寡老人进行电力抢修。
  资料照片

  如果让缪恒生回忆退役之后的生活,他立马会想起2002年盛夏的日子……

  那天夜里,完成一次抢修工作,缪恒生刚刚回到值班室准备吃饭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:“三元小区的配电箱出现故障,整个小区都停电了,请你们快来!”

  放下电话,缪恒生立刻召集党员服务队的队员们赶往现场。经过检查发现,配电箱已经严重烧毁,必须立即更换,需要下井作业。但是,电井下温度高达60多摄氏度,电缆烧焦后的烟熏味更是呛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我身材小,我下去!”缪恒生说完,便用肩上的一条湿毛巾捂着口鼻,钻到两米多深的电缆井下,一根一根地仔细梳理电缆。干了近一个小时,电缆线终于厘清,缪恒生没有立即上来,而是徒手举起数十斤的电缆,以方便井上的吊车吊起配电箱。完成这些事后,他才从电井里上来,一下子瘫坐在地,几近昏迷。

  “歇歇就好,你们快去修!”缓了好一会儿,他睁开眼说。那一年,缪恒生49岁。

  21世纪初,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老城区的电网基础比较薄弱,加上台风等自然灾害频发,电力故障时有发生。当时,从海军某部队退役之后,缪恒生在县供电局城区维修班工作,便召集班里同为退役军人的陈炜等三人商量,想成立一支服务队。

  “电力抢修任务繁重,吃苦受累在所难免,以后这些苦活累活,还是我们来带个头吧!”在缪恒生的倡议下,大家不谋而合。2001年7月,如东城区低压抢修党员服务队正式成立,缪恒生担任首任队长。

  “用电有困难,就找‘红马甲’。”因为这支服务队开展抢修工作时都身着红色马甲,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他们为“红马甲”。

  考虑到服务队以转业军人为主体,缪恒生与副队长陈炜商量后,决定采取准军事化管理:统一着装、集体住宿、24小时值班。

  为了让队员们第一时间找到抢修点,缪恒生一闲下来就穿街走巷,把县城所有的小区、街道都“侦察”了个遍。半年后,手工绘制出一张标有详细客户信息的城区地图。靠着这张地图,服务队到达抢修现场的平均时间减少了6分钟。

  继缪恒生之后,从海军某部队退役的刘跃平于2008年接任队长,进一步完善了各项制度,总结日常工作经验,编成了《标准化作业指导书》《抢修作业标准化指导卡》。除了安全作业、抢修工艺,还规定了很多日常注意事项:到用户家一定要先敲三声门,进门要套鞋套,遇到群众不理解不能顶撞,现场不准抽烟。

  “其他注意事项没问题,怎么就不能抽烟了,有必要管吗?”有队员提出疑问。

  “去群众家里,叼支香烟,哪像个共产党员?”刘跃平回答说。

  “我只认‘红马甲’,看到他们我才放心。”县里的抗战老兵陈建斌无儿无女,一直住在养老院。钥匙忘记放哪儿了门打不开了,房里的电视没信号了,他总是打电话给刘跃平……

  “虽然脱下了‘橄榄绿’,但我们十分幸运地穿上了‘红马甲’。”这是服务队的队员们常常对人说起的一句话。

  18年来,每天清晨,队员们都会身着红马甲,列队党旗下,开始新一天的交接班。这支以退役军人为骨干力量的党员服务队,每日进行内务整理,培养队伍良好习惯;每月组织体能测试,培育队伍硬朗作风;每年开展军事训练,培训队伍坚韧意志。

  走进他们的办公室,值班员把前一天的抢修日志记载得清清楚楚,将学习台账堆叠得整整齐齐;工器具间里,备品、备件摆放有序,墙上的红马甲、安全帽挂成一排;休息室里,毛巾、牙刷摆放一致,被褥折叠得有棱有角。

  18年来,先后有79名退役军人加入这支共产党员服务队,累计受理各类求助电话7.5万多个,现场服务4.8万多次,受益群众24万多人次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党员服务队又陆续成立了两支小分队。一支是由退役军人余新明、姚锋为骨干的电力体检队,从电价政策、用电安全、节能减排、运维管理等方面,累计为全县1600多家企业开展电力检查,发现用电安全隐患1986条,为客户节约用电成本4800多万元。另一支是由退役军人卢余华、罗建军、邵小俊为骨干的项目保障队,服务县里重大项目,优化电力营商环境,将从申请业扩报装到完成的总时间,从5年前的98个工作日压缩至58个工作日。

  如今,当年的一支小规模党员服务队,发展壮大到17支队伍;最初的城区维修服务队,也发展出共产党员服务电力体检队、项目保障队、安全宣教队……在如东城乡,“红马甲”的身影,走进千家万户的心坎里。

  (陈  磊参与采写)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12月26日 10 版)

(责编:李枫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